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动态
全宁波,都等着一个好医生醒来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0-01-02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62
 
  原标题:全宁波,都等着一个好医生醒来
 
  新年第一天。在宁波,很多人默默地为一个人祈祷、祝福,希望他能醒来,看一眼2020年的阳光。
 
  “祈祷奇迹出现,祈祷这颗螺丝钉继续发光,祈祷好人有好报。”宁波鄞州区卫健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水黎明在朋友圈写道。
 
  2019年12月24日,宁波市眼科医院院长、59岁的王松鹤突发脑梗倒在了岗位上。宁波李惠利医院兴宁院区ICU病房外的家属等候区,亲人们一直在守候着,双手合十,向不断前来探望的人们表示感谢。
 
  大家都希望,奇迹能够出现!
 
  距院庆只剩4天
 
  “老黄牛”突然病倒了
 
  在宁波市眼科医院,几乎每个员工都说:“王院长太投入工作了,把自己生生地给拖垮了!”
 
  2019年12月23日,王松鹤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,下班已经很晚,身体有些扛不住。他以为是手术后没有休息好,睡一觉就缓过来了。
 
  医院青光眼亚专科医生许霞回忆:“23日下班前,我同事看见王院长脸色很不好,说顺路送他回家。王院长拒绝了,像过去30多年一样,自己乘公交车回家。”
 
  24日上午,王松鹤被妻子拽去医院做检查,还未等检查做完,他的病情突然加重,被诊断为突发脑梗。
 
  “王院长进手术室前还意识清醒。”鄞州区卫健局党委书记、局长水黎明说,他看到我,紧紧地捏了两下我的手,又拍拍了我的手背,好像在说:“我没事,你快去忙吧!”
 
  时间再往前倒一点。
 
  去年8月,王松鹤因胆囊不适前往医院就诊。当时,医生表示须立即住院治疗,不能再拖。可是,市眼科医院东部新城新大楼刚启用半年多,医院也刚刚进入正轨,王松鹤挂念着工作,他决定吃药、打针进行消炎,至于手术则要拖一拖。
 
  直到10月中旬,医院工作交接基本完成。那段时间,王松鹤脸色蜡黄,水黎明担心他的身体,催促着他立即手术。就在检查过程中,医生发现王松鹤的心脏出现了并发症。
 
  10月29日,王松鹤进行了心脏手术。为了不耽误工作,8天后,他又接受了胆囊手术。手术间隙,王松鹤还在通过微信询问医院运行情况,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他来处理。
 
  两次大手术后仅仅休息了半个多月,王松鹤不听家人和同事的劝说,又回到医院,投入到医院30周年院庆的各种准备工作中。
 
  鄞州区卫健局党委早已决定,在医院30周年院庆时给王松鹤颁发突出贡献奖。可就在这时,这头“老黄牛”却病倒了,这一天距离医院院庆只有4天。
 
  得知他突发脑梗
 
  远在青海的他们哭了
 
  “天峻人民很挂念王院长,盼望他能早日康复,我们在遥远的天峻山下为他守候、为他祈祷、为他祝福。扎西德勒!”得知王松鹤院长突发脑梗病倒在岗位上,青海天峻县原人大副主任、总工会主席窦传军在电话那头抽泣着说。
 
  2015年8月,王松鹤参加浙江援青海工作,听闻青海天峻县有很多眼疾患者。8月中旬,王松鹤带着一个专家团队来到天峻,开展“千人筛查,百人复明”医疗援助工程。短短一周内,筛查眼病病人500多人,给65名牧民实施了免费白内障复明手术。
 
  由于高原反应,王院长几乎每天都吸着氧气坚守在岗位上。
 
  “我清楚地记得,王院长为一名患者揭开纱布,患者眼睛复明后惊喜的样子。”窦传军说,一直到现在,当地仍然有不少患者在问:宁波的“光明天使”什么时候再来。
 
  钱报记者打电话时,天峻县卫健局局长王生斌也正好在一旁。得知消息时,王生斌陷入了沉默。过了一会儿,电话那头传来了哭泣声。
 
  “天峻和鄞州相隔千里,但我们心中那段深厚的情谊没有距离。”王生斌说,“王院长是我学习的榜样。遥祝他早日康复!我们在天峻为他祈祷!”
 
  作为眼科医院的院长
 
  自己配眼镜都走就诊流程
 
  王松鹤经常开玩笑说:“我是一枚螺丝钉,组织上把我拧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发光发热。”
 
  宁波市第六医院党委书记励涛回忆说,王院长对工作的尽心尽责,从他还是一名药剂师时就表现出来了。
 
  那是在1988年,两人都在镇安联合诊所(宁波市眼科医院前身)工作。当年,诊所收治了80多个甲肝病人。王松鹤每天早上6点多就开始用大铁桶熬制中药,每次熬好几桶,一天熬两次,其间还要配对消毒液对医院进行消毒。两个多月里,这样繁重的工作从未间断,直至病人康复出院。
 
  “最近十多年,他三次被组织派往新岗位,都毫无怨言。不管是多棘手的新工作,只要交到他手里,一定能圆满完成。”水黎明动情地说。
 
  2010年12月16日是江东区中医院试营业的日子,而当天凌晨3点,外面飘着鹅毛大雪,王松鹤依旧蹲在中心会议室的地上和工人一起铺地板。
 
  2015年6月30日,宁波市眼科医院新院(北明程路与会展路交叉口)奠基。市眼科医院副院长吴国海回忆说,那段时间,王院长总是背着一个双肩包,乘着公交车往返新老院区,裤腿和鞋子上都是泥。
 
  “为了不耽误患者就诊,在新院建设时,王院长让我们几个副院长安心工作。自己亲自下工地参与每一次例会,监督工程进度。”采访中,记者还了解到一些小细节:王松鹤总把自己的事放到最后,从不麻烦别人。就连他自己配眼镜、家人来医院看眼睛,都是按照规定走就诊流程。
 
  在王松鹤儿子的钱包里,放着一张火车票。上车时间为12月29日11点33分,行程是宁波-上海,乘车人是王松鹤。
 
  按照原计划,王松鹤将于院庆结束第二天前往上海与儿子团聚过节。儿子换了大房子,就等父亲9个月后办理退休来上海享福……
 
  如今,父亲却躺在病床上。

更多关注,请点击
宁波大学.手机